正在加载...
       



正在加载...

短篇作品

一抹淡淡的蓝
相关内容: 淡淡的
灰蓝色的天空,微微透出些凉意来。树影已经变的有点发黑了,从这里仰头往上看去,高大的树枝为天空画上了一片片美丽的剪影。微风吹过,叶子随着风儿起舞,有几片掉下来,在空中翩翩的落下,像个嬉戏的孩子顽皮地在地上打了个滚儿。  我坐在街角的长椅上,看着周围行色匆匆的人。天色逐渐的暗了,人们的脚步还没有放慢。那赶着回去做饭的主妇不停的拽着坠在后面为要糖葫芦而涕泪满面的小孩。小摊上的小贩们手忙脚乱的拿钱,数钱,找钱,一切都晃动了起来。我象是脱离了这个世界,变成了静静的背景一样,看着这世界的旋转。街头的这一幕,是一幅熟悉的景象,看起来是那么亲切,我沉浸在了这一片喧嚣中。  一阵冷风吹过,我打了个寒颤,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手机发出的那荧蓝色的光也慢慢的融入到背景中去了,背景是否会因它而增添一丝色彩呢?  在清冷的深秋里,我捧着杯茶,坐在电脑屏幕前,突然一种落寞的感觉涌满了胸口。望着窗外的万家灯火,我想家了。想我远在千里之外的双亲,想我家堂屋里不怎么明亮的灯火,想那一锅热气腾腾的手擀面。  手指在冰冷的键盘上敲击着,敲着一种淡淡的忧伤。随着屏幕上光标的闪动,黑色的字符一串串的联结在了一起。茶杯里袅袅升起的白色烟雾,让一小方电脑屏幕起了一种朦胧的视觉效果,我孩子气的也在屏幕上“哈”了一下,顿时一片迷离。揉了揉酸痛的眼睛,打开了窗子,迎面吹来的晚风,吹乱了我的头发,又从衣领窜进了身体里,我不禁的打了个寒颤。遥远的天际,有那么一两颗稀疏而清冷的星星“羞涩”的躲在了云雾里,时不时的探出头来。  ..
冰城解语花
相关内容: 冰城
一颗可爱的小星星睁开睡意朦胧的眼,活泼的跳跃出来。于是,这紫红色的天空顶上流动着了一点魅力。那一点奇妙的魅力,形如薄薄的瀑布慢慢的分散在这个神秘的天空。终于,我看到了昼夜交替中那一个如同万千条薄雾似的轻纱编织而成的分界面。于是我被带到了几百万年前的世界——那是一个雪的世界,自然也是个冰的世界。那是一座古老而典雅的冰城,是自由的天堂。自然而然,这里生长的都是自由的生灵。  黄昏之前,我来到这个冰国的世界。在一樽光滑似镜的冰雕面前,我凝视着自己的影子,我发现我变成了王子——无论是高贵的王室服饰,还是眉宇间掩不住的智慧与帅气,都使这个英俊潇洒的小伙子不乏王子风范!  我来到这里最美丽的地方——冰国里的太阳岛寻找我的公主!太阳刚刚褪去,远天处仍然留有半圈霞的羞赧,太阳岛上依然散发着残阳的温情。此时,小松鼠们活泼地越过我的面前,热情地对我摇尾致意;鸟儿们也欢快地飞过我的面前,热情地向我打招呼。他们都带着意犹未尽的欢颜回到他们的家园。梅花鹿也显得悠闲,拖着不算笨拙的步子,抬着不算高昂的脖子向着家园回去的时候微笑着欢迎我;那只慵懒的狼,他的样子看上去好像今天没有多大的收获但也不至于太多的失望,他不太在意的悠闲似乎也不讨厌我的到来。于是,我跟在这群悠闲的朋友的后面,来到了他们的美丽的家园——四周闪烁着无数五彩缤纷的冰灯的光彩,给这个安静的天堂增添了一种新鲜的活力与神秘。  我来到一座金碧辉煌的冰屋面前——这是世界上最精美别致的建筑艺术——它聚集着宇宙中的灵气处在这个柔和的国度里最和谐..
喜欢一个人
相关内容: 喜欢 个人
1  在某年某月的某一天下午,你突然在我面前消失,而且消失的期限,是永远。  在每个固定的下午,我习惯性的坐在我们固定去的餐厅里的靠街的落地窗前等你。这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等你了,数不清,因为你每次迟到的理由都是那么简单而乏味,我工作很忙。在每次等你时间里,我总是会要上一杯苦涩的咖啡,不加糖,不加奶。我知道你在半个小时内不会出现在我面前。对于咖啡,我并不喜欢咖啡,但却喜欢在等你的时候喝它,也许是因为内心当时的感觉跟咖啡本身的味道很像,为了找到共鸣。我也喜欢在等你的时候,在雪白的面巾纸上面,写下我等你时候的不同心情,直到你出现在街的对面,往餐厅快步走来,才会匆匆结束自我的倾诉,将笔和面巾纸收入包包中,像是一个做错了什么事,怕被发现的孩子,又像只是一个想保守自己秘密的孩子,总之内心的感受,很复杂。  这些,你都不知道吧!不然你就不会在我的住处瞥见我那装满了面巾纸的垃圾桶时感到惊讶,你知道我是一个爱干净的人,虽然我不是处女座。那个被你叫作垃圾桶的竹篮里,装的都是我等你时的心情,但它们都是过去,感觉跟垃圾的性质等同。  时间,心情,悲伤,快乐,过去了,就无法重来,所以它们应该是属于垃圾,只需倒掉,无须做过多的纪念。有时,一个人坐在窗前,手里拿着一杯刚冲泡的绿茶,茶叶还没完全舒展开,在等茶水颜色变深,变凉时,望着窗外那些带着顽强生命力的植物,总是想起佛教的一句话,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但纵使我专注的盯着眼前绿得昂然的树叶看,几年下来,我都看不出其中有什么菩提,也许,这就是佛教里..
今夜谁来陪我
相关内容: 今夜
炎炎盛夏,烈烈酷暑。罡风掠体,热气难消。晚饭是在不停的擦抹汗水的过程中完成的,虽然头顶上的电扇在呼呼地旋转,那风吹在身上却带了丝丝的滚气,让人不得自在。  饭后,我出门溜跶一圈回来,浑身上下己是汗湿淋淋的了。不知是我的皮漏还是暑气太盛,动不动的就是一身,头上脸上大颗大颗的汗珠一抹一把可以当水洒,热得我实在没有办法,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躲起来,心绪便特别的烦燥,让我难以平静下来。  于是,我便躲进书房,拧开房角的落地扇,从柜中取出清代王永彬的《围炉夜话》漫读开来。  “寒夜围炉,田家父子之乐也。顾篝灯坐对,或默默然无一言,或嘻嘻然言非所宜言,皆无所谓乐,不将虚此良夜乎?余识字农人也。岁晚务闲,家人聚处,相与烧。煨山芋,心有所得,辄述诸口,命儿辈缮写存之,题曰《围炉夜话》。但其中皆随得随录,语无伦次且意浅辞芜,多非信心之论,特以课家人以消永夜耳,不足为外人道也。倘蒙有道君子惠而正之,则幸甚。咸丰甲寅年二月既望,王永彬书于桥西馆之一经堂”  王永彬,清朝咸丰年间的一名学士,生卒年限不详。从书中的自序中可以看出此书大约成书于咸丰甲寅年(1854年)左右。从这一点上来说,当时正值鸦片战争期间,在这战火纷飞的年代里,王永彬写下此书警传于世,唤醒当时的人们摆脱糜靡的生活,重塑新生的自我。可见他具有何等的胸怀和超人的卓见?  从“贪名利祸至,耐困穷甘来。教子严成德,勿以财累己。持身贵严,处世贵谦。”“饱暖莫志惰,饥寒练骨坚。凝浩然正气,法古今完人。要振作有为,不苟且落俗。天未曾负我,我何..
行走,记一个人
相关内容: 行走 个人
有一年多的时间里,我是在不断的行走着。一路上想停就停,想出发就出发,很是自由。其实,我一直都在路上,停止行走的时候,我在人生路上也未曾因为我脚步的暂时停留而跟着停止,我的人生依然继续,我没有办法阻止。  去东北,是我计划了很久的事情,但因为生活中的许多琐事,而让这个计划搁置了再搁置。直到有一天,我觉得我必须走了,离开,我就把全部的事情都抛在脑后,收拾了一大包袱的东西,起程,去了机场。包袱里,装满了被子,枕头,杯子,牙刷,毛巾,MP4,拖鞋……这些都打包在一个旅行包里,塞得满满的。带着这些熟悉的东西上路,我很安心,一点也不孤单。直到上飞机,也没有人出现为我送行,其实我从没有想过会有那么一个人出现,也没有那个必要,我已经习惯一个人上路,带着呆滞的表情,不断的穿梭在陌生的人群中。  关于东北之行,我计划首先到达的地方是哈尔滨。因为那里有一条大街,中央大街。我就是想去看看。我去一个地方,都只是想去看看那个地方的某一个角落,然后就离开。总觉得不要把任何东西看得太透彻了,那样就没有太多的失望。以后如果再去,也有可以再发掘的东西,即使再也不去了,也有一些地方值得我去想象,不至于去了,回来。连一点印象都没有,因为失望透了,也就没有希望的必要了。  飞机在空中飞行了4个半小时后,在哈尔滨的机场降落。到达的时候,是下午一点多。登机,下机,中间的那一段时间,对于我来说没有多大的意义,那只是从一个我熟悉的城市,到达一个我陌生城市的必然过度,我在乎的,是在陌生城市里的过程,但不是目的,我是一个没有..
等不到的花开
相关内容: 不到
雨,还是落了,在我的期待中,一点一点,凝结成冰莹。  花,还没开放,许是很久以前的誓言,沉睡了千年,如今早已遗忘。  关于你我的故事,是不是结束于开始之前,消散于雨落之后,就象那个冬季,你的身影附在冰天雪地里最寂寞的一片雪花上,随雪而来,又终于被雪淹没。  六年里,千白日。你我的故事只存在于我的记忆。  只是一不小心忘却了,于你相识的最初,是不是雨丝浪漫,月色温柔;是不是雪香逼人,夜蝶翩舞?  当我无数次的将你回想,我只是希望把你记得再深一点,再久一点。  可是,结果呢?  到底是时间错了,还是我错了?  每一次时间的过渡,总是空间与空间的扭曲。  本来已忘记的,莫可名状的又忽然记起,仿佛看不清岁月的阴晴,品不到生命的圆缺。怅然所得所失,只是风雨连天的日子里,你的笑容忽然就绽放如初,仿佛时间停顿了脚步。  倚楼看风雨,携手看夕阳。即使再暧昧的话语,也抵不过时间,终将消散,连同我的记忆。再回头,已不是昨日的你我,也没有了关于你我的故事。  夜,突然就绽放了,象花开,也象花落,思绪开始蔓延,关于你的,有莫可名状的淹溢过来,让我无法抵挡。  春天已经过去了,可花还没开放。  是不是错过了花期,已没有花开的条件;是不是故事没到展开的阶段,正在隐含?  可是,在这一场无涯的生里,谁会被谁永远等待,谁又会永远被谁等待?  我把记忆一次次重温,我只是担心有一天会忘记你。  但是,我注定要忘记你,不会喊你雨,也不会呢喃你的名字,我要让你成为一个点,一个遥远如西天星斗的点,只是偶尔回过..
迈味的初恋
相关内容: 初恋
大学的第一个暑假快要来临之际,我与迈味开始策划到哪儿去放肆一回。第一个没有课本、没有作业、没有任何压力的心爱的长长的假期啊,不出去玩一趟简直是天理不容。  “我要去桂林呀我要去桂林,但是我现在有时间我却没有钱。”唱完这句歌,我用手势阻止迈味急切地想要接唱的愿望──迈味非常热爱唱歌,宣布:“不能到太远的地方去,最好能离我老家江西近点儿,我好节约点路费,顺路回家。”  迈味哼一声:“这可不由你,得集体决定。”然后她雄心勃勃地说:“咱们得抓两个男生一道去,可兼任挑夫及保镖。”  “可惜我们两个人都不够标致,加在一起还不知引力够不够。”  “我一人的引力就够啦!”迈味气吞山河。  没想到,仅仅三天以后,迈味还真的抓来了两个男生,而且是学神秘的天文的。他们一胖一瘦,一高一矮,很像港台警匪片中导演故意安排的一对搭档。他们并排坐在我们拥挤的寝室中间,略略有些不自在的样子令我一下子就很喜欢他们了。我一贯有一种偏见:学理工科的男孩子要比学文科的男孩子更实在,更令人放心。以后要谈男朋友,我就找理工科的。  在这一点上,迈味与我很有同感。“瞧我们班那帮男生,轻飘飘的没半斤骨头!”在没有男生在场的时候,迈味经常这样评价倒霉的中文系男生。“不过,”她又说,“我可不想找男朋友,理工科的也不找。我一个人活得高高兴兴的,干什么要找一个臭男生来烦人?”  瘦高个的程阳和矮胖个的易甸是迈味在操场进行她雷打不动的晚锻炼时结识的。  迈味的晚锻炼很奇怪──每晚整十点,她一身运动装,意气风发地冲出寝室门。半小..
田园晨雾
相关内容: 晨雾 田园
初秋的季节,我晨步在郊外的田园之间,吸吮着晨曦之时,大地带来的新鲜空气,触目着美丽的田园风光:羞红了脸的鲜桃,压弯了整个枝头;伸长了枝腰的石榴树上,坠满了青红的灯笼;蔓延在支架上的瓜藤,垂吊着大大小小的瓜果;出污泥而不染的荷花,摆动着窈窕的身姿;野花遍地匝开,香馥沁人肺腑;宿鸟隐隐绰绰,匍匐惊飞翱翔于苍穹;丰收在望的庄稼,充满了整个世界。  清晨的雾气慢慢地升腾起来,弥漫着整个眼际,犹如天宫漂浮着的仙境,忽隐忽现,扑逆迷离,似真似幻,亦幽亦雅,索味盎然。郊外的田园之间犹如一幅美丽的山水之画,凝固在绿叶之上的水滴,犹如一颗晶莹剔透的珍珠,微风拂过,那水滴滚动在绿叶之上,犹如摇篮里的珍珠娃娃逍遥自在。  晨光把一抹田园描绘出黛青色的轮廓,眨眼间变迷茫了,淡淡的雾霭越来越浓,阻挡了我的整个视线,田园的清新,美妙的胜境被慢慢的吞嚼了,犹如走进一个飘渺的梦幻世界。  云在雾中流,雾在云中飘。晨雾满载着诗意,让整个万物都笼罩在无边无际的白色世界里,真可谓“水雾一边起,风林两岸秋”。“光风转蕙百馀里,暖雾驱云扑天地”。  举目远眺,雾气渐渐地吞噬着满载着鲜艳荷花的湖面。湖浪皱起,风摇着雾,雾随着风,一浪掠过,一浪又起;那青波托碧叶,碧叶扶红花的袅袅身姿,宛如披着轻纱,在湖中沐浴的临凡仙女,含笑窈窕伫立,娇羞欲醉欲滴。“菰蒲无边水茫茫,荷花盛开风露香。渐见晨雾风光远,更待朦胧见湖光”。  雾里看花,水中望月,晨雾更能展现一幅美丽而动人的画意。在如烟如云的景致当中,由瓣组成的花朵,点缀..
家有小女初长成
相关内容: 小女 长成
1.短信时代  “期中考试怎么样?”为避免女儿再次难堪,我这次有意改用短信形式进行交流。长年出门在外,女儿的学习成了我的最大牵挂。尤其今年从普通中学考入省示范高中后,她原本不错的各科成绩明显跟不上趟。上次月考总分排位一下跌落十几名,可让女儿扫尽了面子,自己是班干部、每学期的三好学生啊。事后在电话中她信誓旦旦:爸爸别着急,我下次一定赶上来。说得轻巧,高中阶段科目多、难度大,哪有这么容易赶的?我嘴上不说,心里倒愈发地担忧了。  “什么怎么样啊?”女儿这样回复我。呵!揣着明白装糊涂。  “成绩啊,还有什么?!”我有些烦躁。  “哦,周敏这次英语考差了,徐扬数学不及格……”小丫头分明跟我兜圈子。  “别偏题!说说你自己。”感觉有股子气想往上顶。  “这次普遍反应难呢。”  “嗯——”  “语文105分,英语94分,政治79分,生物82分。”还好。我刚有点心定,可接下来却久等没有了下文。我的心里开始打鼓。  “还有其它主课呢?”得穷追不舍。又是久等不回。不好,看来这回又考砸了。唉——“爸爸,这次总分比上次进步了三名,你看怎么样?”良久,信息又来了。  “什么怎么样,到底排在第几名啊?”自己的虚荣心也上来了。  “别问了好吗?我不想说,难为情呢。”  “……”我一时语塞。是啊,女儿也有自尊心,再追问下去还有什么意思?!  你看看,几个回合下来,女儿把我的满腔期待消弥于无形。  这个淘气、聪颖的丫头哦。  女儿十七了。  自小家伙出生以来,自己的脉搏里分明又多出一幅频率,时时与她一起共振,相..
法卡山的黎明
相关内容: 黎明
月色稀稀朗朗地散在法卡山上,周围静的这个世界犹如原本就没有声音似的。山上已很难看到绿色植被了,随手抓起的松散泥土里几片弹片上面的斑斑血迹已成暗黑。就在陈排长前方10来米处却尚存一株小野花,还直直地伫立在这寂静的月夜里。当地人俗称它为“太阳花”,正如它顽强的生命力,如太阳一样的不灭它才当起这个这名字!  “丢雷老毛!瞎放!一个山头都让他娘的给轰平了,”喷火兵小广东骂骂咧咧的钻出了防空洞,手中那杆长长的喷火枪让他在洞里擦地贼亮,都赶上姑娘的盘子了。从昨天开始越军为了夺回法卡山这个战略要地,近千发炮弹如洒雨一样,打的法卡山牛梨田一般全翻了个遍  “排、排长,那花、花不错,俺,俺去摘来,”河南兵孟庆丰从小就结巴,也不知他是怎么当上的兵,但他的枪法极准,是团里数一数二的狙击标兵,又长又重的7。62毫米79式狙击步枪在他手里如同他的眼睛一样看哪打哪,昨天一群越兵在摸后山时,他一枪打飞一个越军手里的SVD,吓得那个狙击兵枪都没有要,抱着头滚下了山。  “别去,回来!”忠国憋气喝到,可是小结巴却早已单手持枪一跳三伏的蛇形前进把那花连土也抠来了,身后“嗖嗖嗖”冷弹贴着他的身子跟来。  “奶奶的!越、越鬼的眼、眼净是屎、屎糊的!”孟庆丰跳进坑,一屁股坐了下来。  “不听命令!小心我揍你!”  “俺,俺不是回来了么,排、排长你才,才说完命令啊!”小结巴绞辩着,左右寻视找来一个空的罐头盒,盛上花放在了一堆弹药箱上。“俺姥爷,可喜、喜欢花了!等俺们打、打完了这越鬼,俺要揪它、它两车回、回去!”  “啪”..
心灵里的天堂
相关内容: 心灵 天堂
我十七岁的时候,总在想我二十岁的时候是怎么样的人,什么样的生活环境,有着什么样的朋友。等我二十岁的时候我发现,告别十七岁竟是如此的令人忧伤。我还能拾回十七岁的梦想么?  那时候,我想长大后,我会是一个画家或者摄影家。我背着厚厚的行囊,里面装满了画笔或者一架漂亮的相机,披着飘逸的长发,四处旅行。  尽管十七岁的我,剪了一头的短发。但人都说,人越小志向越大。  当我到了二十岁,生活仍然充满快乐,充满童话的色彩,但我感觉到生活停滞不前,再努力也无法拖动生活的马车向前运转。  我迷惑着,该如何走向未来,未来的我再过几年,或者十年,会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突然,生活来了一个大转折,在我二十四岁的告别生日晚会上,我发现同学们大多数都已成家,我看着她们的笑容,听着那些聊天的内容,仿佛不再认识曾经熟悉的朋友。  生日的烛泪最后化成白色的烟,随风而去。  家,也使我从青春少女变成一个不折不扣的主妇,而这时,我怀念二十岁的光阴,那年月永远不能再返,甚至在心灵深处,似再也找不回一丝一毫的片段。我是如此的怀念,那段光阴要停留住该多好,这种心情让我不忍心再往前走。  我拒绝长大,不想长大了。  虽然,从前的我是多么的盼望着长大的一天。因为,长大以后,我就可以到海底去捞贝壳,也可以爬到香山上去摘红枫叶,而这些是我内心热切渴望的,在江南水乡看不到的风景。我还可以实现我十七岁的梦想,披着飘逸的长发,背着厚厚的行囊,去野外采风和写景。  我不得不放弃了梦想,走进了现实生活。  到了二十八岁的时候,我想,我..
果实的意义
相关内容: 果实 意义
这是一个收获的季节,果实成熟了,被摘下来,挽在大筐里,提到乡镇的集市上去兜售,或者随着大车哐当当地驶过山门,卸到城里的绿色水果市场上,随后,进了千千万万的家里。这一切,对城里的百姓来说,相比之下是很容易的事情,只需要掏出一些钱就能买回家,品尝里面的酸甜,瓜叶熟烂的、果瓤受损的扔掉不要,再洗净放盘子里享用。有时候,会嫌泥沙太多,根枝杂乱,剥离起来不方便。而果实对农民来说,意味着什么呢?  我以前写过一篇关于在大山里体验生活的散文,那大山还仅仅是挨近城镇边上的大山,除了铁轨边能感受到一些说不出的荒凉,别的地方还没有这样的感觉。哪怕是山峦处弯曲的小道,还是路旁直立的悬崖,对你都充满了惊奇和刺激,对一个匆匆的过客来说,带着旅游的心情,不会去承受那份无来由的荒凉。一进农家小院,这特殊又陌生的感觉就消失了,渐渐地被一种厚重暖实的感觉所代替。  开始不明白,就老想寻找到这种感觉从哪里来,呆的时间长了,慢慢就体会到了。这种厚重暖实的感觉来自农家院里的每个人,从他们身上散发的气息,你能感受到有一个家这样地存在着,它是院里和院外所管辖范围内的主宰,家庭的每一份子,都操持着自已每天的命运。他们到遥远的山谷下,走过的路如同大山深处伸出的石头树根,细长而狭窄,双肩担起那沉沉的水桶,是打回来的生命之水。每天如此,每一次都是生与死的抗争。如果没有井水或者河水,吃什么呢?这就是最原始的生存法则。城里的人们只需要扭开水龙头就可以了。  清凉的水在路上活蹦乱跳,担回家倒在水缸里,一天的生活才真正开始了。..
夜魅记
相关内容:
1  天气晴朗,街道人来人往,川流不息。我漫无目的的闲逛。那时候,只觉得这一天普通如往常,平静的消度,融于漫漫的人生长河里。  我转过一条又一条纵横交错的街道。眼前出现一条从没见过的小路,狭长而飘渺。我被莫名的感觉指引,沿着小路走下去,来到一个名为砂镇的古镇里。  天空是我见过的最湛蓝纯净的天空。一座座朴素低矮的青色瓦房鳞次栉比,很老的式样,看起来有些岁月了。虽然笼罩在阳光下,感觉上很苍凉,瓦片上长了些杂草,青苔爬满了台阶。路面用规则排列的石子嵌起来的,长长的有弧度的铺向远方,隐没在暗淡的雾里,透着神秘之感。  尹婆婆一身古旧的绿色,银色的头发,阳光下,闪烁着细微的光辉。如果不是她过于真实的自我介绍,我以为自己幸运的遇见